星期六的下午,接到一位應該很熟悉的病人,
可是這次住院的她,看起來好陌生。

她是一位乳癌的患者,固定在我們醫院化療,
上個月因為腹脹做了腹部電腦斷層發現肝轉移和骨轉移,
經過支持性的療法,症狀改善後,辦理出院。
主治醫師提供她另一種新藥的治療,
她笑著說要等星期三耶誕聚餐後才甘願入院治療,
沒想到,她等不到星期三,
而在星期六緊急從急診被收住院。

女兒敘述病人從中午就開始有點胡言亂語答非所問,
到了晚上更是意識混亂到無法溝通,於是趕緊送醫。

在病房看到她的第一眼,她雙眼緊閉,捲曲著身子躺成蝦米狀,
叫喚她的名都不回應,全身泛著黃疸的蠟黃色。

抽血報告白血球竄高到兩萬多,血糖正常,鉀離子升高,
最主要的是ammonia: 188。肝性昏迷。

下一步就是要替她灌腸,
不過意識混亂的她具有攻擊傾向,
她的一雙子女雖壓著她的手腳,卻還是被她死命的掙脫開,
護士無法順利的進行治療,
於是只好使用上輕度的鎮定劑。

過程中,她一直哭喊著媽媽,叫我們不要欺負她,她好痛等等,
聽了讓人鼻酸,

我的手上現在還留有她在掙扎時不小心抓傷的痕跡和瘀青,
對她,那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令人好難過。
雖然我倆互不熟識,但是每次她來住院或是出院時,
總是活力充沛的在護理站前打招呼,令我印象深刻。

她是一個好人,
我不知疾病進程到如此,
對她而言,
是這樣半夢半清醒好,
還是真正醒來好。

不管如何,實在很惦記著她,
替她祈福,希望她一切平安。

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