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什麼時候,村裡的最後一口井已不見了
祖父過身三年後,茹素的祖母也跟著去了
大概是在那個秋天以後不久
稻穗飽肚又勾頭,竹筍苦口的時候
送葬的隊伍從村頭轉了出去──

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